您的位置: 首页> 滚动

纪念青藏铁路通车十周年:唐古拉的铁色绝唱(图)

发布时间: 2016-06-15 16:38:3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赵桂军  |  责任编辑: 张煊

 

 

中铁十七局建设者在青藏铁路最高点    杨春杰 摄

 

唐古拉的生态路

青藏高原是巨川大河的发源地,也是世界山地生物物种的重要起源中心,生态环境原始、独特而脆弱。青藏铁路是穿越地球上生态系统最脆弱的地区的一条铁路,由于它海拔高,空气稀薄,气候寒冷、干旱,植被一旦破坏,恢复十分缓慢。为修一条带给西藏可持续发展、有长久价值和环保的铁路,青藏铁路建设者坚持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的原则。国家对青藏铁路的环保投入多达20多亿元,占工程总投资的8%,这是政府环保投入最多的铁路建设项目。

在青藏铁路二期工程格尔木至拉萨段施工中,中铁十七局青藏铁路指挥部担负的17标段位于唐古拉山越岭地段的多年冻土无人区,平均海拔4900米,线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这是全线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施工难度最大的线路,高原冻土施工、高原生理、环境保护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突出。这里生态环境十分脆弱,草每年只有在7、8月份才返青,年平均气温在零下6至8摄氏度,极端气温在零下45摄氏度,植被一经破坏很难恢复。上世纪60年代,勘探人员为了研究地貌地况曾在这里掘取过一锹草皮,几十年过去了那里依然没有长出新草。

保护环境是青藏铁路建设的重要准则,青藏铁路不仅拥有规模达100公里的野生动物通道,而且其所开创的海拔4000米以上高寒草甸、草原恢复工程,及在高寒缺氧情况下深度处理低温生活污水成套技术,都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为了保护高原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湖水、湿地的草甸、珍稀的野生动物,为了给西藏人民一条带来幸福吉祥的和绿色希望的路,针对唐古拉山越岭地段脆弱的生态环境,中铁十七局青藏铁路建设者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同时,更注重施工区域生态环境保护,严格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要求,珍惜沿线一草一木和每一寸绿地,做到工程质量和环境保护双优。他们说:“如果破坏了植被、破坏了环境,必将遗患子孙后代,那我们就成了历史的罪人。”铁路在设计时就注意尽量减少对生态的影响。在自然保护区内,铁路线路遵循“能绕避就绕避”的原则进行规划。施工场地、便道、砂石料场都经过反复踏勘,尽量避免破坏植被。针对铁路沿线生态保护问题,他们提出“预防为主,保护优先、开发与保护并重”的原则,制定出台了《环境保护管理办法》《环境保护考核制度》等,把环境保护工作列为施工管理的重点,实行环保一票否决权,指挥部领导与各项目部领导签定环保责任书,并且成立环保领导小组,将环境保护与工程质量同布置、同检查、同奖罚。他们下达施工任务时,同时下达生态环保要求;检查指导施工生产时,同时检查指导生态环保工作;考核评比优质工程时,同时考核表彰生态环保先进。

青藏铁路最高点在全方位的绿色呵护中开工,建设绿色大通道。中铁十七局尊重大自然规律,珍惜每一寸生态植被。他们按照“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的原则,积极开展草皮移植养护,在路基施工中,采用分段施工、逐段移植的方法,先将植被移植到附近的水溏边或是沼泽地带进行人工养护,待路基成型后再移植到路基两侧边坡上。他们在160公里的便道上设置了防护网,防止机械不慎碾压草皮,并不惜成本,加大养护力度,确保成活率,既保持了原始生态本来面目,又使铁路有机地融入于自然生态之中;种草植树,造林成活率达到85%以上,形成一道“绿色长廊”。他们还针对没有植被的路基地段,采取混凝土骨架护坡,干砌片石包边,使路基牢牢铆在唐古拉山上。他们所有的取土场都设在距铁路线5公里外的河谷里或无植被的荒滩上,既保护了冻土路基,又保护了铁路两侧的自然景观。在桥桩基础施工中,他们全部采用干法成孔工艺,有效地减少了施工污染。他们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在每一个分项工程完工后,及时清理现场,平整场地,恢复植被,把施工对沿线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有效保护了青藏高原独特的生态环境。

保护野生动物成为每一名建设者的自觉行动。在青藏高原,野生动物较多,有国家保护的一级动物藏羚羊、棕熊、黄羊、雪狐和藏狼等,并经常出没于施工管区和营区周围。布曲河常年奔流不息的河水、两岸丰厚的绿色草地,成了藏羚羊赖以生存的风水宝地,更是方圆几十公里区域内的其他野生动物饮水之源。每当夕阳西下和日出之前,就有成群结队的各类动物来此喝水,中铁十七局建设者尽量减少干扰和噪音,让每只动物喝饱水后大摇大摆地回归大自然。有一次开挖路基时,职工们发现路基附近有几只刚出生的小藏羚羊未能跟上远去的成年藏羚羊群,就自发地停工并撤离现场,直到羊妈妈回头引走小藏羚羊后,方才恢复施工。8月的施工中,赶上藏羚羊迁徙,为了让藏羚羊能顺利通过,他们毅然决然地停工,拔掉彩旗,停驶过往车辆,灯光熄灭,直到藏羚羊完全通过为止。青藏铁路沿线设置了动物通道,每年春夏季节,分布在可可西里各地的藏羚羊都会集结成群,进行大规模迁徙,自由自在地穿过动物通道,长途跋涉前往气温凉爽、水草丰美的卓乃湖、太阳湖等地产仔,数月后再带着幼仔返回原栖息地。青藏铁路通车以来,野生动物已逐步适应了通道环境。

环保总局等部门的调查表明,青藏铁路开工建设以来,沿线冻土、植被、湿地环境、自然景观、江河水质和野生动物迁徙条件得到有效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未受明显影响,创造了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环保典范。2008年,青藏铁路环保工作获得“国家环境友好工程”奖。走过春夏秋冬,穿越雪域巅峰,青藏铁路格(尔木)拉(萨)段通车运营多年来,“天路”沿线风景如画,成了充满神奇、圣洁、激情的旅游观光路。人工种植的沙蒿、柠条、梭梭等沙生灌木在路基两旁形成绿色屏障,守护着穿越戈壁沙害区的雪域“天路”;路基两侧人工种植的草本植被长势良好,与雪山草原环境融为一体。沿线雪山巍峨,河流纵横,草原茫茫,湖泊遍布,被称为“绿色哈达”。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